文学作品 当前位置:首页>>作品展示 >>文学作品>>正文

作者: 来源: 发表于:2017年05月23日 文章点击数:141 【打印】



“家里面的事不用担心,前几天把家里面的谷子卖了一些给你寄了一千块钱过去。九月份大儿子就要开学了学费和生活费还要依靠家里面那点谷子,一千块你省着点花。再苦再累我也会供儿子上完大学,除非他自己实在读不了书,至于女儿嘛!我想一个女儿家读到小学毕业字够用就行了,到时候我找个合适的人家嫁了。你在里面不要想不开人生六七十载十五年并不算什么,你出来时咱们也才五十多岁而已,你在里面好好听话争取早日回家。我想带儿子女儿去看你,可是我不认识字也没有钱去那么远的地方。”她一边剁猪草一边说。

饱经岁月沧桑的脸,眼角的皱纹却挡不住有力的眼神,我想那就是支撑她继续向前的动力。我问:“嫁给这样的男人后悔吗?”她停了手里的工作,抬头看了看我,说:“哪有什么后悔的说法,女子不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么!再说了当初跟现在不一样,他家有三兄弟他是老二但却是最早结婚的一个”“咱们农村里不都是大的优先么”?我问。她说:“因为咱们农村里穷,他们这一辈的男人们也没有念过什么书,许多人只能在家里啃那点可怜的地,可是咱们那穷山僻壤一年能出都少收入嘛!但是他就不一样,虽然说他不认字可是他是第一个走出山的人,他带着人打工到过广东、广州、东莞、中山很多个省,他也是他们村第一个买摩托车的人,当时连干部都是走路的只有他骑摩托车回家。关键是他人好每次一会来都要给他们村的乡亲们带来各种东西,所以在他有很多朋友,社会上的、乡政府的有很多人都给他面子。当时媒婆是要把我说给他大哥,可是我父母看上他了说是他就行,至于他大哥就算了。没想到的是他父母想早点抱孙子,也就没有按辈分来,先给老二娶了我。”

“那他大哥岂不是很尴尬?”

“对啊!你也看到了他弟弟进去三年多了,虽然说他弟弟哪儿他倒是时常寄点钱过去,可是三年来他对我们孤儿寡母却是不闻不问。不过呀我还真没有怪他这样,毕竟男人的脸值钱嘛,不像我们女人家一天脸都放在了柴米油盐里,这事不影响他们兄弟间的感情就很不错了。”

“出了这样的事后来你大哥是怎么找媳妇的?”

“他弟弟不是没有良心的人,我嫁过去后他带我出去打工然后用我们的工钱给他大哥娶了个媳妇不是,为了省钱啊,当时我大儿子的奶粉都没有舍得买。要是没有这点钱哪家姑姑愿意嫁过来啊!但是本来是说好的他和他大哥一起挣钱给他们弟弟娶个媳妇,可是这一是农村本来就没有什么赚钱的,二是他大哥成了妻管严,钱全在他媳妇哪里一分也拿不出来”于是我们打算再出去打工我想着只要把老三的媳妇娶了我们以后赚钱也就是孝敬公婆外就是可以自己花了,谁知道这一出去他就回不来了。”

“你们出去不是去打工吗,难道是去背毒?”

“最初倒是真的去打工,当时他不是带工人嘛,我就把我那堂弟也叫上了,可是我那个堂弟是个酒鬼在工厂不是惹事就是醉酒,每天不上工还得我们养着。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了了,我知道他以前忍着也是因为我,可事情得有个度啊,我堂弟得寸进尺白吃白喝不说还经常醉醺醺地去赌博,终于他在赌馆里把他揪出来狠揍了了一顿。我以为这事就这么了了,可是我那堂弟第二天上班去时全把气撒在了他们的那个汉族女主管身上,还把人家给打了更要命的是砸坏了厂里的机械。当他到现场的时候,我那堂弟早就不知所踪,他去厂里商量赔偿和医药费的事,可是那些个汉族工人一直在旁边数落还说什么‘蛮子打人了’他知道是我堂弟不对忍着去找经理商量赔偿的事谁知道经理上来就是‘你们这些野蛮人,我告诉你们这里不是你们的地盘,不想干就全滚蛋’那经理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骂人一套一套的,他哪儿说的过,再说他虽然去过很多地方但毕竟没有读过书加之一紧张汉话就说得吞吞吐吐的”最后实在说不过就动手打了那个经理,他带的工人看见他动手了也赶紧上去帮忙,经理那边呢也有一群人,紧接着两拨就打起来了。你说两拨大男人打起来我是毫无办法。”

“你们有报警?”

“哎呀那都时候了还报什么警嘛!再说我也找不到警察局在哪里呀!”

这时我才想起来眼前这个女人并不会用手机,所以手机报警是不可能的。“那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是经理那边的人叫了警察,可是双方打架他们凭什么只带走我男人。”

说到这儿她仿佛又想起了她的丈夫,眼角竟然泛起了泪花儿。为了不让她尴尬,我故意避开了她的眼神。

“后来呢?这事怎么处理了”

“唉!那经理讹我们,我们赔了厂里的钱那和那个经理和女主管医药费,那经理讹钱也就算了回来就把他开了还对其他人冷嘲热讽的意思是让我们主动走的意思呗!警察还说要把我堂弟抓去,可是他打那个不争气的是一回事,要是真把我堂弟留在哪儿劳改了,那他回家以后怎么向人交代嘛,于是给那个不争气的买了黑车票连夜跑出来了。晚上十点多送完那个不争气的回来以后我感觉他都快要有白头发了,我炒了两个菜,他说‘去外面买瓶白酒来,祸福、福祸都是相依的有祸我们应该好好庆祝一下,有福要来了’那晚上他喝得很醉,最后他哭了我知道他不是为自己而哭。最后我把他扶上床,睡梦中他还在哭,我知道只是男人的苦,而我只能静静地陪着他”

“第二天起来他有没有不好意思啊?”

“他忘了,晚上他醉酒哭成什么样了”

“你没有调侃他?”

“男人的苦,怎么能拿出来调侃呢!他没有跟我诉苦,他是想着给我顶起一片天,我怎么能拿男人的尊严调侃他呢!”

“之后他就去背毒了?”

“嗯!第二天他一大早起来,把那些从工厂里出来的工人领去找了新的厂子,然后给他们每人买了两包烟。回来之后就问我钱还剩多少,经过一系列事情,我们的辛苦钱基本上已经花完了。然后他说打工攒钱已经来不及了,老三都已经三十多了不能拖了,再拖我们老三就可能血脉断绝了,再怎么也要在今年给他娶个媳妇。要不然我爹娘等不起了。然后我们就回家了,到家后他到处物色女子到处借钱,可是几年不回来村子早已不是当初的村子,年轻人们把头发染得黄黄绿绿的,好好的年轻姑娘和年轻小伙子吸毒吸得妻离子散家庭破败不堪。而且年轻人们也已经不愿意像我们一样出去挣辛苦钱了,都吵吵着要干什么混社会的,一个二个当起了混子。各家也都没有什么钱,那些贩毒的倒是有钱可是他们不愿意借人,最初他也跟我说过村里那个毒贩愿意借我们两万块钱,而且不用还只要他帮毒贩背一次毒,而且这些毒是背去外地给别的老板,不会害到村里的年轻人。我不同意,他父母也反对。可是突然有一天他拿了三万块钱回家说那个毒贩老板加了一万块。我当时吓死了让他换回去,可是他说竟然上了贼船就先不来了,再说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收了别的钱,那不管是好事坏事都得替人家办好,让我把这钱拿去给我大哥,让大哥和家里再借一点赶紧给老三娶个媳妇。”

“这次去了之后他就没有再回来了?”

她停下来叹了一口气“你说这人的命就是不一样,那个毒老板有这么多钱他去贩毒一次都没有被抓,我男人迫于生计做这么一回怎么就被刚好给抓了呢!不过啊,做跟人民政府作对的事早晚有一天会是这样的,这也怨不得谁”

“出事之后那个毒老板没有事?”

“唉!我那男人是个死心眼谁不知到,估计那个毒老板也就是看准了这点才愿意加一万的价让他去做这种事。他被抓把事情全部一个人扛了才会判那么多年嘛!要不然可以戴罪立功的,可是男人都这样做了,我一个女人家也不好说什么。再说进去一个已经这样了,反思过来人家那个毒老板也有自己的的妻子儿女父母,谁的的丈夫不是丈夫,谁的父母不是父母呢!”

“那老三的媳妇娶了?”

“嗯!去年我婆婆去世时给你们考洋芋吃的那个就是”

“欠的钱都还完了?”

“知道我男人出事而且知道没有供出他后,那个老板把我们欠的钱全还了”

  “不要伤心,你大儿子都已经八岁了很快,他就能成为家里的男人了,再说以你的劳动力只要家里不欠钱了生活是没有问题的!”

   “有什么可伤心的,他一个大男人做事本来就应该承担责任,我是他的妻子当然也要一同承担。我怕的是我这个两个儿子不争气长大了也去动毒品那些东西。去年在我老家你也看见了那些个年轻的亲戚一个二个吸毒吸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唉!如今这世道日子越好,人怎么就爱去动那些要命的东西”

我竟然被眼前这个中年妇人说得无言以对,是啊!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是多么勤劳勇敢的民族,如今遇到毒品这个东西,怎么就变成了重灾区了!

我希望我们都能等来更好的一天,她是等到她丈夫归来,等到她的两个儿子没有去动那些脏东西,等到他们娶妻生子。我等什么呢?我等这个民族再一次奋起。

而此刻她的小儿子正在母亲的背上熟睡,女儿在院坝里一个人玩耍,大儿子在院外跟邻居家的孩子玩儿。她的丈夫则因为携带毒品入狱已有三年多。我们都在怀着一颗炽热的心在等

  学院:政法学院    班级:2015级3班    姓名:安国权

 
四川文理学院文学与传播学院 2016版 Copyright 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文理学院备案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塔石路中段519号 邮编:635000 联系电话:0818-2790015,2790251,2790017
原文新网站| 原文传网站 |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