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 当前位置:首页>>作品展示 >>文学作品>>正文

清醒记

作者: 来源: 发表于:2017年05月23日 文章点击数:125 【打印】

  世上或多或少会有这样的人,因现实中理想未能实现,信念化为泡影,故将所有皆拋,浑噩度日,渴盼有人救赎。无论过去,还是现在,皆是如此。

                                   -------题记

   我是一个造梦者。

   我没有姓名,对自己从何而来,又该归于何处一无所知,甚至连自身于世间流连了多少岁月亦无记忆。在我迷惘虚无的时光里,为声色各异的各种人编织过梦,却无法为自己造一个梦。是的,替他人造梦为生的造梦者自身,没有梦。

   我的记忆起始处,是一个和谐安宁,黄发垂髫,并怡然自得的世外桃源。那时的人们所求很简单,丰衣足食就是他们的向往与追求。我常在夜晚人们入眠后潜入他们的梦境。几乎所有人的梦境我都曾涉足,却发现他们的梦都很平静,心中安明,生活也是自给自足,没有过多的奢求,故此,就连在梦中仍旧恬淡祥和。所以我也只是偶尔在他们五彩缤纷的梦境中加上一点与众不同的色彩。就这样,度过了悠闲的数百年时光。

   时代于无形中更替,不知不觉地,我进入了现在。于是无论是我所存在的环境,还是周围的人类,都截然不同了。而我,也变得忙碌起来了。光看现代的社会,已经很难从它之中看出一星半点原来那个步履缓慢,安宁自在的桃源的样子。现代出现了许多我从未见过的高耸入云的建筑,新奇的家具式样。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着新颖前卫的服饰,留着各式各样的发型,眼睛不停的盯着现代先进技术的杰出代表:手机。他们远不似百年前的人们般对陌生人都能和善友好,甚至他们对自己的至交好友都淡漠不语,仍是默默地将目光聚焦在那四四方方的掌中之物上。不仅如此,就连他们的梦境,也仿佛有吞噬人心的力量,让人胆颤。

  我仍在深夜潜入人们的睡梦中,千篇一律的,令人憎恶的梦魇。造物者本就是为吞噬人间的噩梦,为他们重新编织美梦而生,可如今的我,却开始力不从心了。有太多的噩梦等待我去采集。近来我不只一次进入到这样的场景中,天空昏沉阴郁,一条空旷狭长的街道,仿佛永远没有尽头。街上空无人迹,我一人在街上行了很久很久,隐隐听到有人在呼救。在街角的处,是梦境的主人在哭泣,我变作老妪上前询问原因,她哽咽着,说是忘了自己是谁,就连梦想也忘了,找不到了。紧接着,天旋地转。我也在这眩晕之中无限的下坠。再睁开眼,是在无尽的深海中,那让人窒息的海水,冰冷的触感,静谧的四周,让我突然感到惶恐与莫名的慌张。我是造梦者,我的能力就是分解这些噩梦,但为什么,我却突然不能动弹。渐渐地,四肢越来越无力,眼皮也似乎很沉重,让我忍不住要闭上眼休息一会儿。倏然间,无数个画面走马观花的在我眼前闪过。我瞪大双眼,想要看清楚这些场景都是什么。可是越想抓住却越来越模糊。我开始不断的往下沉,意识再次归于混沌。

  再次睁开眼,面前是一座宫殿。一座华丽壮阔的宫殿,在海底深处静谧地屹立。奇怪的是,却灰尘密布,死气沉沉。有声音在不停的指引我进入,循着那轻柔的呼唤,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

   里面有不计其数的房间,从外往里似乎在逐渐缩小,无一例外的,房门都紧闭着。我随手推开一扇房门,刚一推开,如放映电影一般,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在爸爸妈妈的谆谆教导下,内心埋下了一颗种子。那是在他们稚嫩的心中最初的理想的模样。画面鲜活美好,五彩缤纷,美好的让人情不自禁的扬起嘴角。接着推开第二扇房门,是小学的起始阶段。那是她一生之中第一次对自己未来有了模糊的构想,暗自许下心愿未来的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最后一个画面,定格在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上。可伴随着一间间被推开的房门,一步步迈进的脚步,房间里的画面颜色却越来越淡,基调也愈加灰暗。到了中层的一个房间,画面中几乎没有别的颜色,空气也变得冰冷,仿佛预示着一个坠入深渊的人绝望的内心。那是她刚毕业后的一段日子,满心的期待与对即将面临的生活的美满的设想。可最终,在现实面前,低下倔强的头颅。原本的理想与心中坚定的信念就如成日被风吹雨打的岩石般,逐渐被瓦解,终化为沙砾。她不再奋往直前,永远充满活力,眼角写满疲惫。不知为何,我的心脏没来由的袭来一阵剧痛,好像有谁将我的心口撕裂开来,眼眶也不受控制的湿润了。我惊异与为何我会有这样的反映,好像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呼之欲出。我忍着疼痛,急速走出房间。可越往里走,脚步却越沉重。最后的一个房间,与其他房间截然不同,由微弱的烛火将房间照亮,推开门,是一串串珍珠串起的门帘。画面里,是她迟暮之年,即将离开人世前的场景。她的脸上被皱纹布满,鬓角被染成银色,眼角是掩藏不住的哀伤。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我最终,丢了我的理想,致使我的一生,连自己都丢了。”闭上双眼的瞬间,眼角滑落一滴泪。那滴泪掉落在地,化为了一颗光滑润泽的珍珠。我猛然转过头,才看清门帘上的每一颗珍珠上,都有一个画面。每一个画面都是一个曾经拾起,却又在眼泪中化为泡影的理想。我不禁被它所吸引,用手轻轻去触碰那些美丽的珍珠。一阵强烈的光透过它袭来,在混沌的光中,我无法睁开眼睛,却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源源不断的传来:“我这一生,没能坚守我的理想,到头来,碌碌一世,若能重来一次,我定会守住我的信念,将我庸碌的一生活出自己的模样。”

   这声音在我脑海中盘桓,倏然间,我脑海中的一切凌乱的画面拼凑出了完整的场景。

   我叫梦,本是一个凡人,刚才看到的画面不仅是我潜入他人的梦中看到的,它也是我前世的记忆。我丢掉了我最重要的东西——理想、信念,因此我的前世在庸碌中悄然结束,我在咽下最后一口气前向上天祈祷,因此上天赐予我能力,将我变为造梦者,让我解救那些与我前世一般丢失理想的人。

  我找回了我的姓名与记忆,不再残缺。那些丢失了自己的理想,在睡梦中挣扎的人们,我将自己的记忆编织成一个梦,送给他们。可我将结尾稍作了调试。当珍珠落地后,他们拼尽全力将它拾起,闭上了眼。可珍珠却在霎那间发出耀眼的光芒,他又变回了年轻时心怀理想的样貌,睁开眼,惊觉是一场梦。

  我叫梦,是一个造梦者。我的存在是为了让每一个失去理想的人在梦中“清醒”,在梦醒过后意识到他所丢弃或是正在消逝的那个东西于他而言,有多重要。

                                         学院:外国语学院  班级:2016级4班 姓名:李雪

 
四川文理学院文学与传播学院 2016版 Copyright 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文理学院备案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塔石路中段519号 邮编:635000 联系电话:0818-2790015,2790251,2790017
原文新网站| 原文传网站 |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