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 当前位置:首页>>作品展示 >>文学作品>>正文

梦里梦外

作者: 来源: 发表于:2017年05月23日 文章点击数:141 【打印】

小时候,故乡是萦绕耳畔的童瑶,是田边散发的泥香;长大后,故乡是香甜可口的美味,历历在目的童趣;中年时,故乡是村口毅力的槐树,是长辈祈盼的目光;老年时,故乡是梦里的一草一木,是天边远远的明月。魂牵梦萦的是她,念念不忘的是她,可望不可即的也是她……

荡秋千,拾海贝,捉迷藏……这是童年时代的故乡。那时的故乡是刚抽枝初冒芽的绿柳,清新自然,赏心悦目。故乡是初春时节淅淅沥沥的雨滴,那隆隆的春雷激起童年的回忆。倚窗眺望是一抹浓烟惹湿的浅翠娇青,密密雨帘斜织着幽幽心事,缓缓滑落的雨滴轻扣着青石绿苔。流年的记忆在迷蒙中回荡。故乡的春,就像那竞相开放的百花苑,生机勃勃,郁郁葱葱,千山万水总是情!此景下想起的总是黄昏的沙滩上,有着脚印两对半。

当身旁的微风轻轻拂过,一阵荷花的沁香迷人心脾,那是故乡的味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静下心来听听那吱吱的蝉鸣,它们深埋泥土中18年,就只为唱响一个夏天。人生有时也是这样,离开故乡几十年就只为衣锦还乡,光耀门楣。但故乡就是那样一个地方——你念或不念我,我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曾记否: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萧瑟的秋季最易诱发思乡情怀。或蕴情于酒,或寄思与月,或乘舟游历。浓墨重彩或轻描淡写地勾勒出模糊的故乡景。在此景中,定能看到三两行人,他们的脊背或许有些佝偻,鬓发或许早已斑白,在似曾相识的路上奔走,流露出些许无奈,些许忧伤,些许惆怅。都说秋风扫落叶,一扫而空,无论如何都扫不尽故乡的记忆。

转眼不禁已是皑皑白雪的冬季,那“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印象还在。不知今年冬天故乡是否依旧银装素裹呢?不知今年冬天故乡的田野上是否还有偷干草的人儿呢?不知今年冬天故乡是否不再寒冷了呢?回想起儿时故乡的冬季,那白雪覆盖下隐约着生命的盎意,舒展着生命的筋骨,孕育着姹紫嫣红的春。

总是无数次在梦里看到自己走在归乡的路上,你站在夕阳下面容颜娇艳,那时你衣裙飘飞,那时你满面欣喜,那时你温柔如水。你抚摸着我,俯身耳语道:沙滩依旧,只是贝壳少了;秋千还在,只是有些松弛了;玩伴还在,只是早已鬓发斑白了……无论是童年,少年,中年还是老年,故乡永远是我们难以忘怀的地方。是我们永存信念的地方。

一枕清梦携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学院:外国语学院   班级:20167  姓名:姚姗姗

 
四川文理学院文学与传播学院 2016版 Copyright 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文理学院备案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塔石路中段519号 邮编:635000 联系电话:0818-2790015,2790251,2790017
原文新网站| 原文传网站 | 后台管理